なつ 业

【雷安】帕洛斯今天也在挑灯夜读

Lucifer:

☆★学趴双学霸


 


 


 


“……你知道老大说什么么?他说他是口算的,我算了半个小时的答案老大口算就算出来了,关键是我还算错了。”帕洛斯坐在座位上,叹着气朝着周围三三两两的同伴摆了摆手,“所以说我现在轻易不敢和老大对答案,对一次我怕上天台,你们谁爱去对谁对。”


 


周围的同学们面面相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天下午,高二年级刚刚考完月考,理科一班一阵唉声叹气。这次月考题难度很大,平时考完试喜欢带头对答案的同学这次都考得有些虚了,考完放下文具盒就灰溜溜地走了。


 


只有雷狮云淡风轻地走进教室,把一根签字笔一根2B铅笔——连橡皮擦都没有,往桌上随意一扔,问正坐在后座思考人生的帕洛斯道:“打球去么?”


 


“……不好意思啊老大,我没什么心情。”帕洛斯盯着自己打满了草稿的月考数学试卷,死死盯着一道填空题,“这套卷子……我要消化消化。”


 


雷狮轻轻嗤笑一声,从自己抽屉里把干干净净的数学试卷拍在帕洛斯桌上:“消化什么?有种直接对答案。”


 


“别老大!拿开!做人不能这样!”帕洛斯一副那张卷子是个烫手山芋的模样赶紧远离三米,就怕没捂住自己眼睛生怕看到哪道题的答案和自己不一样,自己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这么眼前一黑过去了。


 


可是考完试对答案就跟饮鸩止渴似的,明知道这是自虐可就是心痒忍不住。


 


和雷狮混了这么久,帕洛斯早就已经总结出一套准确率非常高的依靠雷狮做题时间来估算自己数学成绩的方法。


 


一般情况下,两个小时的考试,雷狮如果四十分钟之内做完的话那帕洛斯考出来应该也不错;如果雷狮要做七十分钟,那他的成绩应该就是勉强能看的程度;如果连雷狮都要做九十分钟,那帕洛斯可以弃考了。


 


不过还好,目前还没有出现连雷狮都要做九十分钟以上的数学卷子。


 


这一次因为时间太急内心太动荡帕洛斯还没问雷狮这次做了多久,可雷狮都直接把答案拿到自己面前了,整张试卷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


 


帕洛斯挣扎地朝着雷狮的试卷看了一眼,心里天人交战,他虽然三分钟之前才跟其他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这次绝对不和雷狮对答案,现在闻到答案的香味却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帕洛斯迟疑一阵,一咬牙:“老大!拿来吧!要命一条!”


 


雷狮把卷子丢给他,帕洛斯拿到雷狮的卷子,深深地觉得这种鬼门关走一遭的心情不能自己一个人经历,于是拍了拍桌子,喊道:“雷狮的卷子!要对的赶紧来对了!”


 


顿时,整个教室都沸腾了起来,刚才和帕洛斯一样说“使不得使不得”的人也经受不住诱惑拿着卷子凑了过来。


 


雷狮从抽屉里找出一包瓜子,就坐在座位上悠然地磕着瓜子看着他们叽叽喳喳,一会儿传来一声惊呼,一会儿又是一阵心有余悸的唏嘘,一会儿爆发一串此起彼伏的惨叫。


 


几分钟后,帕洛斯实在是忍不住了,抓着卷子来找雷狮:“老大,你看看选择题最后一道题,大家都跟你不一样,我们都选的A,就你选的C,你是不是少考虑了一种情况?你要不要再算一遍?”


 


雷狮慢悠悠地扫了一眼,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碎屑,懒懒地问:“你这次估分大概多少啊?”


 


“呃……如果这道题算我对的话大概135?”


 


雷狮:“改成130吧。”


 


帕洛斯面如死灰地看着雷狮,最后悄无声息地拿起笔在自己的选择题最后一道上划了把叉,这种非常有自知之明又识大体的行为让雷狮点了点头。


 


帕洛斯气若游丝地问:“老大,这道题有步骤么?借我看看?”


 


雷狮把自己皱巴巴的草稿纸扔给帕洛斯让他自己找。


 


帕洛斯好不容易找到这道题,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对照着往下看,直到第三步他都还思路清晰,当他看到下一步雷狮就得出答案的时候,整个人基本快停止了思考。


 


第三步和答案之间发生了什么?粒子爆炸宇宙坍缩吗?


 


帕洛斯:“……老大,第三步是怎么得出答案的?”


 


雷狮颇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但好在他今天心情不错,耐着性子和帕洛斯解释了几句。帕洛斯一阵恍然大悟,还没来得及享受这样知识醍醐灌顶的洗礼,突然看见雷狮的草稿纸角落上还写了一排字——


 


“安迷修我老婆。”


 


帕洛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默默地咽了回去,继续拿着雷狮的理综试卷对了起来。反正数学已经大起大落看淡人生了,现在的他在理综卷子上打起叉来手都不会抖一下。


 


自从分科之后,文理两个科的排名就颇为稳定。雷狮稳坐理科冠军,安迷修文科第一雷打不动,其他人都是在从第二往下数的名次上厮杀。


 


帕洛斯平时和雷狮走得近,偶尔请他和他在本校初中部的弟弟两人吃串,成绩也挺好的,就是在雷狮面前不够看。


 


但是,每当别人对雷狮投去敬畏又崇拜的目光时,帕洛斯都会忍不住在心里悄悄腹诽——别看雷狮平时表面光鲜亮丽,其实背地里是会把文科一班的安迷修叫老婆的人。


 


雷狮是在高一开学那次年级大会上认识安迷修的,年级主任在讲台上发言,他坐在后排一边打瞌睡一边转笔。手里的签字笔一个没拿稳便从手上滑了出去,掉在前排座椅下面。


 


坐在雷狮前面的那个男生听到椅子底下的响动,便弯下腰捡了起来,转过头看着雷狮,小声地说:“同学?你的笔?”


 


雷狮抬头看了一眼,瞌睡醒了不少。


 


一个礼貌温和、和煦俊郎,有着干净整洁的领口,和修长圆润的手指的男生。雷狮看着他,那点因为枯燥演讲而产生的瞌睡都渐渐地消失在对方的清澈的眼中。


 


雷狮缓缓接过自己的笔:“……谢谢。”


 


对方回了一句“不用谢”,便转过身去了。


 


雷狮沉默片刻,从书包里随意找出一本草稿本,在纸上书书写写,随后滑给了坐在自己旁边还差一秒就睡着的帕洛斯。


 


帕洛斯吓了一跳,从瞌睡中惊醒,低头茫然地一看老大递给自己的草稿纸。


 


“我前面坐的那个男的你认识么?”


 


帕洛斯狐疑地扭头看向雷狮,得到对方目不转睛的眼神时,微微朝着雷狮前面那人看了一眼,提笔回应道:“不知道名字,但好像是五班的,怎么了?”


 


雷狮却没有再回答,而是直接趴下来睡觉了。


 


后来,雷狮没费多少力气便打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名字叫安迷修。开学第一个月里,和别人提起他时雷狮还是规规矩矩地叫着名字;第二个月,帕洛斯就发现雷狮改口叫“那傻子”了;期中考试那阵子,安迷修在雷狮嘴里已经变成“我老婆”了。


 


这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之后,雷狮依旧稳稳当当地考了第一,大家叫苦连天的数学,他也考出了惊世骇俗的149分——总给雷狮满分老师也怕他骄傲,一般情况下会扣点卷面。


 


答题卡发下来之后,帕洛斯先拿了雷狮的答题卡去复印,随后搬回来跟发传单似的,班里同学人手一张。偶尔有外班的同学跑来想要借雷狮的答题卡借鉴借鉴,门口的同学一指黑板,只见那上面写着——


 


“拿雷狮答题卡的同学请在第四排靠窗座位抽屉里拿,每人限拿一张,谢谢合作。”


 


下午,身为班级数学课代表的雷狮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发明天要讲的练习试卷,偶然在办公室遇到了安迷修。文理两个尖子班的老师在同一个办公室,安迷修正抱着一堆练习册出门。


 


平时单独在一块儿的时候,雷狮一调侃安迷修就叫他老婆,调侃习惯了,雷狮一时没收住嘴:“哟,老……”


 


安迷修抬头瞪着他,雷狮用了毕生的反应能力将接下来那个字咽下去,改口对安迷修身后的老师道:“老师好。”


 


背后的老师一时有些发懵,雷狮这孩子什么时候兴致来了还会打招呼了?


 


安迷修微微窘迫地撇了撇嘴,雷狮拽住他,抛下一句:“今天晚上来我们班自习吧。”


 


理科一班的学生数是单数,雷狮旁边的位置上一直没人。和安迷修交往之后,雷狮便时不时地就把他拉到自己班上自习。


 


最开始安迷修还有些不自在,理科一班的同学们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也都无比怪异。慢慢地安迷修也就习惯了,班上的同学也都见怪不怪,混熟了之后偶尔还会请教一下安迷修语文和英语上的难题。


 


两个班的班主任对此也没什么意见,理科一班的班主任感觉安迷修同学来了雷狮晚自习睡觉的时间都少了,反而乐见其成。


 


文科一班的班主任也不操心,晚自习在班里找不到安迷修的时候便直接给自己带理科班的同事发消息,消息内容也由最初的“我们班安迷修又在你们班上晚自习吗?”到“安迷修在吗?”最后到“在?”


 


基本上,班主任收到的回复都是,“在”。


 


这天晚上,安迷修带着作业来了。雷狮刚刚刷完一张物理试卷,卷子太简单了做得他实在是困得不行,见男朋友来了,就干脆往桌上一趴:“我睡会儿,望个风。”


 


安迷修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见雷狮还真的趴下去没多久就睡着了,想了想,把雷狮搭在椅背上的校服外套展开来披在了雷狮肩上。


 


坐在雷狮背后的帕洛斯将头埋得更低了。


 


雷狮这一觉睡到晚自习第二节课下课,他睁开眼打了个哈欠,见身边已经没人了。


 


雷狮低头看到肩上披着的校服,嘴角微微抬了抬,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想起有张数学试卷明天要讲还没有做,便拿过来准备随便做做。


 


数学卷子就放在桌子右上角,雷狮摊开来一看,动作忽然一顿,眼睛从上到下把试卷整个看了一遍,一时望着试卷沉默。


 


他的试卷上竟然工工整整地写满了答案,而且这字迹还颇眼熟。


 


安迷修这时拿着新的练习册走了进来,在雷狮身边坐下。雷狮转过头看着他,扬了扬手里的卷子:“你做的?”


 


安迷修扫了一眼:“嗯。”


 


 “……不是,你做我卷子干嘛?”


 


“我上节课作业写完了没带多的,还没下课我也不方便出去,看见你桌上有张空白卷子就顺便写了。”安迷修回答,末了补充道,“你们理科的卷子也不是很难嘛。”


 


背后喝水的帕洛斯闻言险些把水喷到雷狮后脑勺上。


 


“哟,这么自信?”雷狮丝毫没发现自己躲过一场灾难,似笑非笑地挑眉,兴致勃勃地摊开试卷拿出草稿本,“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能拿多少分。”


 


半个小时后,雷狮点了点手里的签字笔,尾音玩味地拖长了几分:“安迷修,你不行啊,这道题错了。”


 


安迷修一皱眉,凑了过来:“哪道?”


 


“你这一步少写了个负号,傻子。”


 


安迷修仔细一看,雷狮还真没说错。安迷修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犯这么傻的错误,有着懊恼地轻轻抓了抓头发:“……好吧,是我错了。”


 


雷狮帮安迷修检查完整张卷子,评价道:“马马虎虎吧,放在理科也就是前十的水平。”


 


“我今天只是有些小失误。”


 


雷狮显然是被挑起了几分斗志,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理科数学五三真题试卷,道:“你带五三了么?来计个时刷题怎么样?”


 


安迷修从善如流地拿出文科数学的五三,回答:“好啊。”


 


“两个小时,正确率和题量老规矩加权。”雷狮熟练地定下比赛规则,似乎和安迷修来这种刷题比赛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回头对帕洛斯道,“帕洛斯,帮我们计时。”


 


帕洛斯默默地看了一眼时间:“120分钟,预备,开始。”


 


他回想起自己上学期的某次周末回寝室,发现雷狮和安迷修两人一起坐在书桌边写作业,两人靠在一起,一人戴着一只耳机。


 


那个时候帕洛斯是真心觉得,闲暇的时候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边听歌边悠闲地写作业确实是件不错的事。


 


直到他走近,他突然发现两人似乎并不是在悠闲地写作业,而是在双双奋笔疾书,空气里甚至还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帕洛斯疑惑地悄悄凑近一看,发现他们两人面前的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英文。雷狮摘下耳机,把笔一放:“来对答案吧,这次我不可能再比你低。”


 


安迷修从容道:“那可不一定。”


 


直到安迷修按亮了手机屏幕,帕洛斯才看到,屏幕上赫然写着“雅思英语BBC新闻听写专项训练”。


 


 


雷狮看上去其实并不像是会认真学习的人——实际上他刷的题比谁都多。关于这件事,帕洛斯也曾经好奇地询问过雷狮。


 


帕洛斯:“老大,刷题不无聊么?”


 


“不无聊啊,你难道不觉得轻轻松松打脸那些自以为出得很难很坑的出题老师很爽吗?”雷狮回答,“今年我生日的时候安迷修送了我一套精选版五三,我到现在才只做了三分之二。”


 


时常有人询问帕洛斯是怎么做到面对雷狮一天八十次智商打压还能和他保持友谊巨轮不翻的——


 


帕洛斯冷静地回答:“习惯就好。”


 


“雷狮那种天才要怎么谈恋爱啊?他对象不会被逼疯吗?”


 


帕洛斯:“没事,只要对象也是个鬼才就行。”


 


那天由于安迷修在两小时刷题比赛中输给了雷狮,他晚上洗了澡便拿着五三模拟试卷到雷狮寝室找雷狮说要再战。


 


雷狮自然是来者不拒,一指自己满抽屉的各种模拟试卷说你随便挑,挑哪张我就做哪张,绝无隐瞒,绝对公平。


 


安迷修趴在雷狮的床上写,雷狮床上暖烘烘的,写着写着安迷修就睡着了。雷狮回头一看安迷修居然睡了,干脆也丢下笔不做了,把安迷修胳膊底下压着的五三模拟卷抽出来扔到床脚,把安迷修往里推了一点,翻身上床也一起睡了。


 


帕洛斯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雷狮侧身搂着安迷修,卷子堆在床脚,这样一副“老婆五三热炕头”的其乐融融的场景。


 


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帕洛斯突然就燃起了一股挑灯夜读的熊熊斗志。


 


 


Fin.


 



联盟男神系列

苏鹤虞:

—假装是个段子手—
—欧欧西预警—
—私设有—








-黄少天-
黄少天和喻文州,郑轩刚成为蓝雨队员那会
他在单人宿舍里捧着手机戴着耳塞听歌
正自我陶醉着唱到“…最美不过夕阳红”时
房间门被敲响了
“少天,宿舍隔音不好。”


黄少天:*#%@*#&


——《默默关灯》《假装宿舍没有人》










—张佳乐—
那天坐滴滴打车去霸图
走之后发现自己的棒球帽落在车上了
款式好看又死贵刚买不久
他有点着急拨通手机后脱口而出


“滴滴司机吗?我脑子落在您车上了”


——《他始终记得路过张新杰的眼神》《完了我们霸图收了个智障》









—林敬言—
去苏黎世打比赛的时候出来玩
路过一KFC,一老外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手里捧着个黑黑的有点像杯子的东西
林敬言刚好那天没带眼镜
顺手抛了个一块钱进去


——《后来被老外追了八条街》《赔我咖啡》
[私设近视+去苏黎世]











—周泽楷—
小时候听信后桌的谣言
睡觉时一呼吸就会被僵尸吃掉脑子
以至于硬生生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后来养成习惯,睡觉前憋气
轮回青训营的时候杜明鬼鬼祟祟他手放在他的鼻尖下发现居然没有呼吸


“啊啊啊啊周泽楷死掉了!”


——《你过来,我打爆你狗头》《周泽楷不为人知的暴力内心》












—喻文州—
中二的在以前的qq上发过
“在下叶良辰,有何贵干”
“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混不下去”
“你可以尽管试试看”
“你逃不掉了”


之后居然被人截图,po上喻文州的大名


——《你试试》《我现在可以真的让你混不下去^^》













—苏沐橙—
当苏沐秋和叶修还在的时候
她躲在房间披着床单企图成为会飞的仙女
把头发散下来做出一副美少女战士的样子
甚至嘴里还默念着小魔仙咒语


突然
门开了


——《苏沐橙你到底是想炸碉堡》《还是毁灭世界》












—张新杰—
其实刚开始查房的是韩文清
那天情人节
超市购物凭小票得神秘礼品
张新杰耐不住好奇回去拆开发现是盒套套
还没毁灭现场韩文清就推门进来了
慌乱中他打翻了杯牛奶


很棒
制造车翻现场1/1


——《韩文清对张新杰的印象停留在》《纵欲过度》










—叶修—
在叶修还没离家出走前
他爸翻他qq之后
一脸郑重的想和他谈谈话
叶修以为是问作业什么的就和他爸解释
他爸说


“他找你要黄色片子,说就你网站多”


——《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我这只有钙片》


FIN.